<label id="8h2"></label>
    <delect id="8h2"><noframes id="8h2">
        <label id="8h2"><div id="8h2"><label id="8h2"></lab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<delect id="8h2"></delect><label id="8h2"><div id="8h2"><label id="8h2"></lab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8h2"><div id="8h2"><del id="8h2"></del></div></d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amp id="8h2"><noframes id="8h2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8h2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8h2"><div id="8h2"><label id="8h2"></lab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8h2"><div id="8h2"><label id="8h2"></lab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8h2"><noframes id="8h2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8h2"><div id="8h2"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8h2"><div id="8h2"><label id="8h2"></lab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label id="8h2"><noframes id="8h2"><del id="8h2"><noframes id="8h2"><samp id="8h2"></sam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ect id="8h2"></delec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8h2"></var><label id="8h2"><div id="8h2"><label id="8h2"></label></div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他怎么能结婚呢?-摊牌了周总老婆就是我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月二十八,卯时初。有薄雾起于镜湖之上,偌大的镜湖别院便被这淡淡白纱笼罩其中,静谧而祥和。镜湖岸边是环形的青石路面,刚刚抽出嫩芽儿的垂柳在轻柔晨风中温柔的抚摸着丝滑的湖水,仿佛情人的手。傅小官晨跑在这青石小径上,脚步轻盈,面色如常。经过昨夜里与虞问筠董书兰以及道院七弟子的一番探讨,他基本上接受了这个武朝皇子的身份,倒不是因为他们说的那些理由——就当又穿越了一次,只是这一次的身份比上一次厉害得多。仅此而已。所以他昨夜里并没有失眠,睡得依然香甜。很多的人或者事,都不会因为他而今身份的改变而改变。临江傅府依然是他的家,那个胖子依然是他的爹,西山那地方依然是他的根据地,而董修平还是他的老丈人,尚皇后,也还是他的丈母娘。要说遗憾,傅小官觉得如果再给他两年的时间就好了。他想要去平陵剿匪,宫身长那厮不死是他的一大遗憾。按照原本的计划,去了平陵弄死宫身长,将那些流匪彻底打散,然后在曲邑平陵二地建立若干作坊,解决这两个地方的经济问题之后,那些被打散的流匪自然就会下山,这两地之危便解,而且经济能够得到持续的发展。这是一次极为重要的试点。若是这两地的试点能够成功,便证明了宣帝的商农并进之策的正确性,也为《国富论》的推行提供了证据支撑。一旦商农并进之策和国富论在全国推行,所受到的阻力便会小许多,而这两个国策在傅小官的预计中,两年之后定会看见成效。虞朝的商人们手里是有银子的,现在的问题是他们不敢去投资。这一步若是跨了出去,前行者赚到了更多的银子,非但没有发生朝廷吞并之事,反而得到了朝堂在税赋上的减免支持,那么虞朝的商业会极快的活跃起来。这便会带动格物的进步——他们自然会想尽办法请了匠人更新工具,于是商品的产量会极大提高,而单价会大幅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fil8u.lol/txt/193725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的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才领略思念的滋味分离的愁苦和妒忌的煎熬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袁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卑有多种档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明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越是得意的事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念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带给我们许多美好的回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1097章 你来就出事!-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阁无弹窗最新章节-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九章 袭击-灵境行者张元清的真实身份-笔趣阁 第三百九十六章 他怎么能结婚呢?-摊牌了周总老婆就是我-笔趣阁